琥珀魂

买了个大螃蟹犒劳自己

01-10 12:18阅读 3437美食
4


新华网、搜狐网、网易、凤凰网,湖北日报纷纷报道了

钟祥“村淘”合伙人招募报名人数创全国第一
阿里巴巴“农村淘宝”钟祥项目启动以来,钟祥市委市政府高度重视,广泛宣传,迅速推进,创造了农村淘宝合伙人招募报名人数全国第一的记录。5月29日,湖北日报刊发报道《2149名农村青年的淘宝梦》,新华、搜狐、网易、凤凰、解放、省政府等十多家网站纷纷转载。

湖北日报讯 记者 杨富春 通讯员 周勇  26日,钟祥市体育馆,来自547个村(社区)的2149名农村青年,认真填写试卷,然后接受面试,竞聘100位阿里巴巴农村淘宝合伙人。  33岁的刘敏由丈夫背进考场,夫妇俩大学毕业后到成都打工,一场车祸让她与轮椅为伴,无奈回到老家旧口镇罗集社区开了一个洗车店。“看到农村淘宝招募公告,我马上报名。40岁以下,有30至50平方米门面,有淘宝购物或开网店的经历,这些条件我都满足。”刘敏希望能养活自己。  石牌镇毛集村范大寿想利用阿里巴巴网络平台卖自己加工的大米。他办大米加工厂十多年,品质很好,但品牌不响,一直小打小闹。“我要把大米放到淘宝上销售,做大规模。”  招募现场,钟祥市有关领导介绍:“上周,大口一位桃农请农村淘宝帮忙卖油桃,挂网后一天卖了6吨。钟祥是世界长寿之乡,农产品量大质优,农村淘宝能扩大农产品销售渠道,促进农户扩大种植规模,提升品质。”  参加招募的农村青年,多在外地打工,特意赶回报名。“这些人学历多是初中,在企业里当一线工人,收入也不高,将来难以在城市立足。农村淘宝可以让他们在家门口创业,再说,农村发展也需要他们。”负责招募报名的钟祥市人社局总会计师李华新说。  钟祥与阿里巴巴农村淘宝签订的农村电子商务合作协议,计划用两年时间建设覆盖全市的农村电商服务站点。阿里巴巴建农村淘宝钟祥市级运营中心,各乡镇建村级服务站点,将具备网上代买、代卖、代缴水电费用、代收发快递、扶持村民创业等功能。







58
作者 | 入江之鲸

1.朋友圈里,有的人喜欢晒人脉,“这个网红我认识”“那些大咖,我都有联系方式”“我和某某吃过饭”……
究其缘由,是因为工作上的关系,结识了一些大咖。
大企业的人,似乎很容易感觉自己自带光环。出去谈合作,别人一听你是某某公司的,必然和颜悦色地好好伺候。因为平台好,工作上结识的人脉优质,时间长了,会不自觉地滋生几分多余的自信来。说白了,就是把平台带来的红利,错当作自己的能力。
我学新闻传播出身,认识不少在媒体工作的姑娘,有的人跑采访,动辄采访那些创始人啊、CEO啊、副总裁啊,这些是必然要发朋友圈的,往往还带着几句类似于“收获满满”的感悟。CEO顺便请吃个饭,有姑娘坐在别人车里拍了张自拍,写在脸上的幸福骄矜,发朋友圈告知群众们“某某CEO还开车带我去吃饭呢”。
相比之下,一个前辈的低调和清醒让我十分钦佩。因为工作原因,她七年时间都在做一线作家的访谈,接洽的都是作家富豪榜榜上有名的人物,她却写下了这样一段话用以自省——
常期对话大咖带来的虚无自信心应当克制。衬托他人光芒只是锦上添花,并不能照亮自己前路。
聪明之人,清醒地明白,哪些是自己的能力,哪些只是自己所在的平台带来的福利。
你以为你认识大咖了,可是在对方心里,你不叫张三李四,你叫某某刊物的记者。一旦你离开了供职机构,你就是个面目模糊的路人而已。对他们而言,重要的不是你这个人,而是你现在所在的平台。
2.很多时候,你春风满面、事事如意,不是因为你能力强,而是因为你所在的平台好。
作为一个写出过数十篇10万+爆文的作者,我告诉你创造一篇10万+爆文最简单粗暴的方法——把文章发在百万级别的大号上呗。在百万级别的大号上,你全文就写句“呵呵”也能轻松10万+。
在百万大号做新媒体小编,写出了篇10万+,就觉得自己天赋异禀、实力超群了;在金融杂志做采访记者,采访了几个牛人,和大咖亲密接触了,就自我感觉好到爆棚了;在公关公司工作,手上握着一张excel表格的网红资源,就觉得自己手握高端人脉了……
虽然比方得有点夸张,但仔细想想,身边这样的人还真不少。
朋友离职,忧心忡忡:唉,离了这家公司,很多我现在认识的人,恐怕根本不会搭理我了。
在真正要离开的时候,才最清楚地看到:之前你身上的光亮,是舞台给你打的灯光,不是你自带的光芒。
也有人是欢欢喜喜离职的,手上带着大量资源,兴高采烈奔向比原来公司多开了6K-7K的公司,结果三个月内被拿走原来公司的人脉、套出原来公司的运作模式,接下来,就价值寥寥了。
还有人从原来公司跳出来创业,这才发现,之前轻易拿到的客户,现在需要努力争取;之前无需费力维持的关系,如今需要如履薄冰地维护。
这才明白过来:原来,真正牛逼的是平台,而不是你。
3.之前在网上看到一段短文,是讲电视剧《乔家大院》里的孙茂才,原先穷酸落魄沦为乞丐,后投奔乔家,为乔家的生意立下汗马功劳,享有功臣地位。孙茂才自负地以为,乔家的生意蒸蒸日上,他居功至伟。后来,他因为私欲,被赶出了乔家。 孙茂才想投奔对手钱家,钱家对孙茂才说了这样一句话:不是你成就了乔家的生意,而是乔家的生意成就了你!
很多人常常拎不清,误把平台的资源当做自己的能耐,误把平台的成功归功于自己的本事。直到离开后,才明白,原来之前盲目高估了自己的实力,厉害的不是自己,而是原来的平台。
仗着大平台拿来的资源,其实没什么好炫耀的。毕竟,离开了这个平台,你还剩下的东西,才是你真正的本事啊。
作者:入江之鲸,简书签约作者,新概念一等奖获得者,写走心的、温情的、自省的文字。文章首发在微信公众号:入江之鲸( ID:rujiangzhijing001 ),微博@入江之鲸。转载请联系作者。
11


申明这是转载(注:本文作者为编辑张伊宁)

离婚是人类文明的进步 经济独立是女性写作的基础——浅谈余秀华离婚事件
2014年我回到了家乡,并有幸担任武汉《新诗想》诗刊荆门地区的组稿编辑,10月的时候我收到了一位陌生的荆门女诗人的投稿,她在简介上这样描述自己:余秀华,女。1976年出生于湖北钟祥市石牌镇的小村庄,因为出生时候倒产,脑缺氧而造成脑瘫,高中毕业后闲腻在家。有诗歌见于一些报刊。▲余秀华近照 这段自我介绍和其他投稿的诗人的简介写得截然不同,有的人作者简介写得比正文还长,是我所厌弃的;有的人将发表和获奖经历写得跟堆金字塔似的,更是我所嫌弃的。在我看来,真正牛逼的作者根本不需要简介,只需要亮出大名就已足够。这位诗人以她特立独行的个人简介成功吸引了我的注意。
我浏览了一下她的诗歌,意象优美,语感极佳,属于很成熟的诗歌写作,当即收稿存以备用。大约是半个月后,就传来了余秀华在人民大会堂朗诵的消息。大约是一个月后,她的诗歌和事迹开始像病毒一样的火速传播到全国。此前,因为同是荆门文学圈内的写作者,我曾好几次被邀请去余秀华家探望她,但由于工作抽不出时间,错过了好几次和她会面的机会。到后来我终于有机会见到她本人的时候,她已经火得一塌糊涂,众人皆知了。但我小心翼翼地保留着最初收到她的诗稿时候的小故事,也不愿去打搅她。
有人说媒体是在消费余秀华,也有人说那些写余秀华的人是在借她炒作,但余秀华回应说:“我觉得我能给记者媒体赚稿费也是积德!”时隔余秀华走红一年有余,作为一名本地的媒体人,也作为余秀华的文友,更重要的是同样作为一名女性写作者,我想对秀华说:“这篇稿费我决定赚了。”


>>离婚是人类文明的进步 “离婚是人类文明的进步。”我这样回答他。
诚然,离婚会导致家庭破裂,导致一些不稳定因素,甚至让人不再相信爱情,总之离婚在大众眼里不是什么好事情。但听到余秀华离婚的消息时,我是为她感到高兴的,我知道余秀华终于可以开始掌控自己的生活了。
在杨璐写的一篇关于余秀华离婚的长报道里,写到了许多关于余秀华婚姻的不幸。
▲余秀华近照 19岁时,她就被安排给了一个长她十多岁的男人。前夫尹世平瞧不起她是残疾人,喝醉酒后让余秀华给他洗脚端茶,并言之:“你是残疾人,我是正常人,我比你高贵多了。”
有一年,尹世平在荆门打工。春节到了,老板拖欠了800元工资,他让余秀华跟着去讨要,说,等老板的车开出来,你就拦上去,你是残疾人,他不敢撞你。
余秀华问,如果真撞上来怎么办?尹世平沉默了。余秀华转身就走,心想,在你眼里,我的生命就只值800块钱?还不如一头猪。
尹世平常年在外打工,但收入从来不给家用。余秀华靠她六十多岁的父母维持家庭开支,她在诗歌《一包麦子》里写到:“其实我知道,父亲到90岁也不会有白发/他有残疾的女儿,要高考的孙子/他有白头发/也不敢生出来啊”。直到两人的儿子读高中以后,尹世平才勉强支付了部分学费。
在《我养的狗,叫小巫》里,余秀华用她冷静的笔调描写着她婚姻里的不幸“他喝醉了酒,他说在北京有一个女人 比我好看。没有活路的时候,他们就去跳舞
他喜欢跳舞的女人
喜欢看她们的屁股摇来摇去
他说,她们会叫床,声音好听。不像我一声不吭
还总是蒙着脸
我一声不吭地吃饭
喊小巫,小巫,把一些肉块丢给它
它摇着尾巴,快乐地叫着
他揪着我的头发,把我往墙上磕的时候
小巫不停地摇着尾巴 )
对于一个不怕疼的人,他无能为力 ”
作为一位写诗的人,余秀华思维敏捷,智商过人。尹世平是一个在外打工的农民工,常年和余秀华分居两地。两人在生活上和精神上的交流几乎为零。离婚的念头在余秀华心里响了十多年,但一直遭到余秀华父母的反对。余秀华的父母说:“你现在出名了就要离婚,人家都要骂你的。”但余秀华说:“你们现在不让我跟他离婚,我就是到了六十岁,我也要跟他离婚!”
本来,余秀华和丈夫常年分居已成事实,余秀华又是残疾人,按照正常的法律程序,余秀华离婚根本不需要付出这么大的代价。然而尹世平找余秀华要100万的“分手费”,他说:“你赔我青春损失费。”余秀华说:“他找我要100万,我去哪里给他弄100万来?还青春损失费,他和我结婚的时候就已经三十多了,已经不青春了好吗?”
然而最终,余秀华几乎把自己的稿费都给了尹世平,她给了尹世平15万元,还答应给他在村里建一栋两层的楼房。仅仅给自己留下了6万元,尹世平终于同意离婚了。
“这个婚离的代价真大。”朋友这样和余秀华开玩笑说。
“我考虑过他离婚后的生活,觉得他已经五十多岁了,年纪也大了,往后的生活也不容易。况且,他还是我儿子的亲生父亲,他还是很疼儿子的。所以我给了他钱和房子,余秀华带着一丝同情和怜悯说。
“你现在手里只有6万元稿费,你还有在上学的儿子,儿子以后的学费,结婚买房买车的费用,还有你父母也不再年轻,你的诗歌也不知道还能红多久?你为自己以后的生活考虑过吗?”笔者也就这样的问题问过余秀华。
“我已经把儿子养大了,结婚我让他靠自己,哈哈!”余秀华笑着说。
笔者在3月荆门屈家岭桃花节上见到了余秀华,离婚后的余秀华仿佛卸下了一个沉重的包袱,整个人走起路来步伐都轻松多了。看着她像个小女生一样地站在油菜花地里咧嘴大笑,在桃花树下拈花细嗅的陶醉表情,还和我一起愉快地玩起了自拍,我真正可以感觉到,余秀华离婚后整个人气色都不一样了。
余秀华离婚后,终于可以开始为自己而活了。

>> 经济独立是女性写作的基础 余秀华走红后曾长期盘踞文友圈茶余饭后的话题,我们多次聊到关于余秀华的走红,我的观点是余秀华今天的成功绝不是偶然。
著名的波普艺术家安迪·沃霍尔曾经说过,“每个人都有可能红十五分钟。”在当代社会下,“犀利哥”、“凤姐”、某某网红、某某西施等草根人物的走红都是安迪·沃霍尔这句话的具体体现。余秀华一开始的走红也是波普式的,然而她却持续走红了一年多,依旧没有停下来的意思。在余秀华走红的这一年多里,社会对当代诗歌的关注热度甚至达到了“海子时期”。
余秀华的走红是因为身体的残疾,是因为她农妇的身份,是因为《诗刊》编辑刘年的伯乐之眼,是得势于微信新媒体的发展潮流,是一次媒体的集体炒作……大众对于余秀华走红的评价无非是以上这些,以上说法我都同意,但我必须要说的是,余秀华的走红归根到底在于她的诗写得好。
当然也有的人说余秀华的诗写得根本不行,甚至大肆批评她那首《穿越大半个中国去睡你》,“其实,睡你和被你睡是差不多的,无非是/两具肉体碰撞的力,无非是这力催开的花朵”,“睡你”俩字触动了大众敏感的神经,这首诗的标题可谓是新媒体传播史上最成功的“标题党”之一。
然而这首诗的内容完全撑得起这个“标题党”,有的人说这是一首“黄诗”,我想说很多人都只看到了“去睡你”,却忽略了余秀华用大量笔墨描写的“大半个中国”。她是这样描写“大半个中国”的——“大半个中国,什么都在发生:火山在喷,河流在枯/一些不被关心的政治犯和流民/一路在枪口的麋鹿和丹顶鹤……",余秀华诗歌里表达的东西已经远远超出了作为一个农妇的见识了,这曾让我震惊,也让我觉得爱不可及。
在最初余秀华给我的投稿里,并没有出现过《穿越过大半个中国去睡你》这首诗,这首诗也不能代表她的真实水平。然而我在写的这篇文章并不是一篇文艺评论,关于诗歌的技法和鉴赏我也不打算花大量笔墨来献丑。这也不是我作为媒体人发出来的一篇新闻报道,我只是在以女性主义的角度来给秀华写一篇人物评论。
英国小说家弗吉尼亚·伍尔夫关于女性写作有一本书叫《一间自己的屋子》,里面说到:如果一个女性想要从事写作这件事情,她必须要拥有自己的独立空间和维持自己生活的经济能力,否则她的作品永远是受压迫而无法真正释放开来的。
在今天,关于伍尔夫的这个观点我们可以说成是:经济独立是女性写作的基础。余秀华之所以能够写出这样的作品,也在于她有“一间自己的屋子”,有一个可以专职从事写作的环境。余秀华因为身体有残疾的原因闲赋在家,起初她也一个人去过温州的残疾人工厂里打工,手脚不便,干活太慢,受了不少委屈。一个月后,在家人的催促之下,她回到了家中。
后来她还想过乞讨,她找了一个师傅,照着指点买了一只碗。但站在人来人往的大街上,却怎么也跪不下去。
最后,她决定回到横店村做一名农妇,从此有了大把的时间来看书,和专职写诗。我见过很多曾经少年天才的女子,在结婚后都放弃了写作。忙于工作、困于家庭,都是女性无法独立开来从事写作的原因。
阅读和写作是余秀华释放内心情绪的唯一手段,也是她苦闷婚姻的唯一出口。从早期混迹于网上的诗歌论坛,到后来在报纸杂志上发表诗歌,到最后走红到全中国并出版了两本诗集,余秀华就是在“全职写作” 的条件下成就自己成为一个诗人的。而现在,余秀华的第三本诗集也已经被出版商预定了,她现在已经完全成为了一个可以靠稿费生活,靠稿费支撑写作的女性写作者了,我真为她高兴。
▲余秀华近照
最近,余秀华的诗写得越来越多了,平均每个月都可以出品十多首作品。离婚后,无论是生活上还是写作上,都能看出来余秀华轻松了不少。
余秀华一直非常渴望爱情,在她的诗里曾有多次表达,但她从未如愿过。当问到她今后有没有可能找到自己的爱情时,她显得有些悲观。“我又不是你们二十岁的小姑娘了,我都40岁了,已经人老珠黄,像我这个年纪的优秀男人也看不上我,现在我等着抱孙子。”余秀华说,儿子已经上大学了。
最后,我真的希望秀华能够幸福,能够有更多作为一个诗人的体验。
64